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可以見到一般中國人,以致是香港人是怎樣看待知識、金錢和地位的關係。在中國文化中,讀書是儒家知識份子發揮影響力,表現其知識及社會良心,光宗耀祖、飛黃騰達的一條顯途。其中,中國知識份子的典型困境是,在現實政治制度下,要達到這些目標的手段並不協調,在戲劇中通常有這樣的情節:為了飛黃騰達而不惜出賣社會良心/人格,又或者為了保持人格就是放棄仕途及錦衣肉食。讀書人十年寒𥦬考取了功名,以為從此以後(比起仍在務農的父母)可以「唔使做得咁辛苦」,事業會一帆風順,後來發覺完全不是這一回事,自己是上當了。
這句說話由古代中國進化到現代香港,許多父母依然是用同一套說話來「騙」人,不是有心的騙,而是他們自己未曾受過高深教育,即使是曾接受中學教育,功利主義思維也使他們只注意到「教育程度高的人工通常較高」的結果,而忽略了教育的本義其實只在訓練學生的思考及其他基本能力,並不是為了保證學生的前面是一片坦途,一定「唔使做得咁辛苦」。教育只可以教你在思想/心理上預備好怎樣去應付人生各種挑戰,卻不會和你逐一實習怎樣去應付每一個挑戰。其實知識可以教授、應用知識的方法亦可以鍛鍊,但什麼情況下用什麼方法利用什麼知識,一定只有靠自己。問題是不少父母想不到抽象層面的教育意義,只知道教育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總以為受過教育的人一定在生活上事事領先,並沒有從子女身上學習到理性及科學求真的精神。
這樣看來,由古至今,父母心目中的「教育」概念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進步,仍然是停留在「以門外漢去看讀書人」的心態,一味只懂羨慕這些「讀書有成」的人,就算明白了知識份子的辛酸,卻未有提升自己思維的複雜性及抽象性來理解「知識份子」的特殊意義。正如未曾讀書的人總以為知識份子是「擁有」很多知識,誰知知識本來是無涯,哪會有人真正的學富五車?學富五車亦不見得一定飛黃騰達,知識份子只是比常人多作理性思考而已!
我在大學時就想到以上的問題,結論是只讀到大學畢業,不再到研究院深做。我看到的就是知識一則不可以「擁有」,二則是擁有它們的代價愈來愈低。因此,知識份子的優勢在於可以不斷用思考去更靈活運用已有的知識,更快創出有意義的新知識,更懂得什麼時侯去淘汰舊知識;以及由已有的知識去分析背後的思想框架,不斷改進自己的一套思想框架,活得更真實、更自在、更精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