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裸照門的公衆利益辯解(II)

(WARNING: THIS links below contain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 以下連結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本文是依據最新對奇拿動機的理解來為任何被控上載/發佈不雅相片的人作辯論,奇拿的行為表面上是為打擊明星的聲望,但實則上是為了打擊陳冠希父親—「老左」的政治聲望,藉此打擊親建制派在九月立法會的選情;同時,亦是利用此事件,來令香港警方「親疏有別」的行為充份表露在香港公衆面前,泛民主派的支持者及黨友因而有所警剔,提高對香港警方的戒心,特別是在九月選舉時提防香港警方有所偏袒。
在任何社會/政治學的理論中,都提到民主普選和法制的公平性的關係,在邏緝上,我們很難期望一個只有八百人的選舉委員會,可以有民意上的代表性(如果如此普選就無需要了!)。要證明,最簡單的例子是選舉委員會在民主普選及特首投票中,沒有一次取向是和公衆民意一樣,例如上次梁家傑得100票,而曾陰權有700票;但民意調查中,曾陰權比梁家傑的支持度只領先不到20個百份點,為什麼得票可以相差近六部?不要忘記,梁家傑在民間特首選舉反而是勝出的。因此,選舉委員會不代表民意,反而因為制度漏洞,導政富商可以有選舉前成立大量空公司來間接操縱選舉;而特首本身不受ICAC管轄,因此有誘因而在政策及立法上和有錢操縱特首選舉的富人進行利益交換,而陳冠希的父親正是其中之一。我們有合理的理由去懷疑,香港警方在處理有關富人的案件時,可能有所偏袒,破壞法律的公平性,是為重大公衆利益。
另外,今次處理陳冠希的手法,尤其是先放主犯離港一月,才再收集證據,保證陳冠希一定有足夠時間毀滅證據,以及警方一定不可能成功起訴陳冠希任何罪行。反而把重心放在發佈的網民上,目的明顯不是為查出真相(例如不追究英皇集團發虛假聲明之責,又曾表明真相並不重要),只是要保護陳冠希本人的聲譽。否則為什麼要未曾經淫審處評審所有不雅相片就要大規模搬捕網民,製做白色恐佈,今天仍在控告網民上載不雅相片?除了警方不惜一切而保護陳冠希及其家人的聲譽外,沒有更合理的解釋。
為什麼要不惜一切保護陳冠希及其家人的聲譽呢?陳冠希的父親是老左,和民建聯等親建制政黨有密切關係,而陳冠希及其一衆性伴侶,如阿嬌,都是明顯的親建制派政黨支持者,曾支持葉劉—泛民主派的眼中針在港島區競選,又拍多套政府的宣傳片。如果公開的支持者的醜事被揭發,連帶所支持的親建制派政黨聲譽亦有一定的損害,影響它們在九月立法會選舉的選情。因此,特首為了維持其支持者,不得不去做點事去保護他們的利益。

1 則回應給 明星裸照門的公衆利益辯解(I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