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殤和中國香港政局

河殤作者的意思其實和洪清田在「從還珠格格及雍正皇朝熱潮看中港台文化」的中心理念一樣,中國治理黃河的策略和手段其實是中國政治哲學的縮影:以緒塞代替疏導來保持「超穩定政權」,因為中國歷史一向都是「一放就亂,一亂就死」,倒果為因。從來未有真正處理過導致緒塞的最根本問題:制度先天不足,一切依靠人的良心來維持,一但政權的道德權威失落,就禮崩樂壞,國家滅亡。
甚至到了今天,中共號稱世界大國,面對小小的香港的普選問題時,依然是用緒塞代替疏導,用權威代替通話。香港今天全面普選,雖然不會「明天宣佈獨立,後天要用三民主義光複中國」,但卻會激起中共國國內求變求民主求法治的呼聲,而中共除了打壓和利誘以外,想不出有什麼解決方法,改革裹足不前。由制度內部不恊調和全球化做成的社會的壓力一天天累積,活火山爆發一次,如六四、法輪功、香港七一,中共一樣用打壓和利誘、分化這些「行之有效」的古法,結果社會「民變」暫時平息,壓力累積到下一次更大的事件再爆發。直至和平民主運動變成暴動,暴動變成革命為止。中共用五千年來「行之有效」的專制政治制度來面對比以前更變化莫測的世界,怎可能避免和各朝的結果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