丼水不犯河水

我記得「丼水不犯河水」是江澤民(?)在中國六四大屠殺後用來警告香港人不要干擾中國大陸的政權,我怎樣對待我自己的人民是我的事,你們香港只要繼續有錢賺,北上有便宜(可能是非法的)的娛樂,你便不要意圖上來推翻我的共產專政。
香港人有如此能耐,是為神奇;和丼水可以侵犯河水一樣神奇。兩句都是違反常識的。且不用談前者,到底一口丼到底如何可以以水來「侵犯」河流呢?丼的容量有盡,正如香港在中共眼中始終只是一個小小的城市,格局小,經濟、文化、知識難及中國全國及全球華人的廣;反而河的容量無限,是丼水想怎樣盡力侵犯都侵犯不了。在自然界中,我未見過丼水可以泛濫,但河水泛濫則幾乎是年年都「百年一遇」。
再細心想深一層,會不會在江澤民心目中,中國表面是河實則是丼,因為國家雖大,思想卻十分落伍,人民的思維在中共洗腦只有愛國、愛國、愛國;當然是丼底之蛙;相反,香港人因一向不受思想管制,眼光放在全世界而不是單在中國,胸懷向世界接軌而不是盲目祟拜中共,所以是表面是丼實則是河?這樣想未免是太抬舉香港人了!
因此無論怎看都是悖理,令人摸不着頭腦。而自97以來,香港承襲了中共的偉大傳統,經常把成語都作「有創意」的解讀。如此狂妄,連語義學及常識都不遵守,怪不得中國有十年大饑荒,而香港則有董建華的空頭支票專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