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的三大思想武器

香港的親中共所謂左派,以及親中共傳媒,時常都祭出三件思想武器來打擊泛民主派的聲望。但這件思想武器,理應是任何有知識,用腦思考的人都公認的垃圾。可能「左派」從頭到尾,都無能力爭取知識份子的支持,又或者反映出「左派」本身思考的盲點。

1.愛國即愛中國共產黨及它的一切,愛恩斯坦不是說過:「愛國是最卑劣的政客最佳的護身符」,連史太林也忠告國人特別小心這些大談愛國就是一切的人。什麼黨國不分、文化與國家不分、文化與政治不分、法律與政治不分、國家和國家領導人不分等,不外乎是要人停止理性分析,一切聽從最好指示,而國家、黨、領導人說的就在本質一定無錯,質疑的是不愛國。然而為什麼通常是國難時才最需要的愛國主義,在中國日益強大的情況竟然天天需要呢?而其他大國幾乎從來不用愛國的字眼呢?我覺得它好像要讀者的思想永遠困在中國/亞洲,世界其他的國家都不存在。

2.動機決定論,任何泛民主派的政客,做任何事都一定出於「賣國」的企圖,又或者是從其他事件上看得出他的人格有問題。我想任何有基礎的道德論根底的人,都知道要分析一件事的道德不可能單靠「動機」、「行為」或「結果」,一定把它們結合來考慮。「動機」在道德分析往往是最碎弱的一環,經不起任何推理。它要求讀者一定要無條件相信它可以正確理解到泛民主派的政客的動機及心理狀態,再依據動機決定論本身去無條件相信報導的人動機一定是良好。但刻意避開了「我憑什麼去信你?」這個資訊時代最重要的問題?歸根結底,表現出來的中國文化中純以人性決定一切的假設:「好人做好事、壞人做壞事」,而且不求真的「差不多」精神。不重視證據、推理及邏緝, 親中共媒體,就是要把香港的思考水平推回清朝!

3.外國勢力論,任何一件事,只要發現有外國的影響存在,就必定是外國人心懷不呢?是不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想香港本身不少人有外國國籍,不是外國國籍也最少懂一種外國語言:英文。因為外國勢力不一定須要由外國人來執行,結果義和團式思維的結果就是中國必須自絕於國際,所有懂外語的一定是漢奸。中國人的動機一定優良,而在海外的中國人則一定是忠於他國,否則豈不是成了他國的內奸?

有此親中共媒體,泛民政客不愁無人助選!原來香港的「左派」是懂思考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