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朗毫坊」

有次和朋友在「朗毫坊」剛開張時跑了一圈,讚不絕口,當夜就有一種衝動去寫下我當時無說的話,現在才寫希望不會太遲(年代久遠,無法保證現在說的是和當時一模一樣。)

「朗毫坊」有一個大問題,是它除了食肆外竟然無一張可以供客人坐下的櫈子,而且還有專人去監視人客不可在走到累時坐在地上。人客在走到累時坐在地上、或者人客在走到累時坐倚在牆上、甚至蹲着有何不可?「朗毫坊」的商店因此損失了些什麼?為什麼「朗毫坊」不可多加幾張櫈子?為什麼「朗毫坊」的 人客唯一可以坐的地方就是食廊?是不是人客來到商場,唯一的作用在於消費?不消費的話連用什麼姿勢站立都無自由呢?說到底,這反映了我所謂商業霸權心態,商場是商人用真金白銀支持的地方,你在別人付錢建做的地方,談什麼自由不自由?什麼偷快不愉快體驗?人的感覺如果不和消費有關,就不再有存在的價值!怪不得某些商場索性把中間的音樂噴泉也拆掉,清一色全部是商場,絕不理會人經過時產生的壓迫感。作為行人,我們是連抗議的權利也沒有的!

再推而廣之,我總覺得香港自97後商場的文化氣息愈來愈少,赤裸裸的商業霸權更明目張膽;香港好像成了一個超級大笪地,商場不再注重除了商業以外的元素,商業不單只是社會生活的其中一環,而是要由商業去決定整個社會的每一環節,一切社會的規律都要由這一環決定,社會因商業而生,人因商業而活。人人不是公民,不是行人,只有一個角色,就是消費者,甚至不再有不做消費者的自由,人生除了消費之外毫無意義!

(後來看了獨立媒體的幾篇文章,才明白這叫公共空間的崣縮和商業空間的無限擴張,商業空間的無限擴張迫使商埸變成回家的必經之路,強迫人人增加消費;而且商埸總是把自己生產出來的廢熱排到最近的行人路去,不能不使人懷疑它是有心在設計上使行人路使用者苦不堪言,可謂無公德之至!當然商業空間的無限擴張也在特區政府官商勾結的背影下發生,代表了的是一種右傾的意識形態;也代表了香港由多元倒退的一元,想像力的下降。一切都是香港的政治結構下的必然結果。商業社會不一定是一個無人情味的社會,但在中共用來設計香港社會體制的資本主義概念中,香港人一定被化約為純經濟動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