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雜誌的演變

中學生的時侯,有一件大事是Yes雜誌的出版,嚇得衛道之士呱呱大叫。有機會於是就看一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不外乎是多了一點性知識(但決不是像報章流行的淫亂賤格色情小說),愛情專欄佔了好一大部份(像流行的消化感情的電台節目),投訴學校專欄(是不是代表校政黑箱作業,上訴無門?),其餘的不外乎是流行資訊。我感覺是這本雜誌是以年青人的角度去寫給年青人看,只是反映現實,談不上什麼豉勵社會歪風,本來流行刊物就無責任去捍衛道德。

現在回想起來,可惜的是Yes雜誌沒有利用機會直接的替年輕人說幾句公道話,所謂豉勵反叛,不如說是刺激年青人去消費。和七十一的廣告一樣,不外乎是借親近年輕人來賺他們的錢;而年青人一消費,不就是認同了成人世界中「賺錢消費就是生活的全部」這種意識形態?好逸惡勞是資本主義人性的通病,不論老中青,指責年青人好逸惡勞未免虛偽!且況Yes雜誌根本從未認真去反省成年人的成見及意識形態,反而使年青人們覺得它們無需檢討,逃避了智性上的真正成長。結果香港永遠成長不了。

今天再有機會看到Yes雜誌,它幾乎成了以年青人為對象的一本娛樂雜誌,甚至連投訴學校的專欄也消聲匿跡,看來最後是「反叛的年青人」被建制馴化得貼貼服服。當初不外是我當初一廂情願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